阅读记录

《穿进反派师门当咸鱼》

30. 放火烧了他

《穿进反派师门当咸鱼》全本免费阅读 adxs8.com

密林深处,无数枯藤缠绕扭曲,在地上拧成一个巨大的法阵。

法阵中央悬空着一块通透的石头,正在散发着幽幽蓝光,空中肉眼可见的浮沉被吸引着往石头内部聚集。

若是钟离珏在这儿,一眼便能看出这些微弱的细小尘埃,便是他们来了大洛王朝后再未察觉到的灵力。

“你终于舍得归族了。”

法阵旁,一颗巨大的古树上又缓缓浮现出一对眼。

易柏看向阳光下被炙烤得干裂开皮的树表,似笑非笑:“古榕长老这是哪里的话。”

“您昨夜一让影刃传召,阿柏可就归心似箭一刻不敢耽误地回来了呢。”

古榕怒道:“口舌这般伶俐,手脚却如此啰嗦!”

他无意与易柏多费唇舌,冷声问:“大旱已经三年了,死的人越来越多,就连族中小树也快要支撑不下去,我只问你一句,到底何时动手?”

易柏做出一副惊讶的神情来:“难道是我不想动手么?且不说行宫守备森严,那安平公主可是金丹期的修士,我一小小草妖,光是潜伏在她身侧都已耗尽力气,我能如何?”

古榕冷哼一声,一节枯藤自土里拔地而起,对着易柏后背猛烈一抽。

易柏不察,吃痛闷哼一声,单膝跪倒在古榕身前。

“信口胡言!”古榕声音发寒,直接驱动易柏体内与树族的契约,将他五脏六腑紧紧攫取住,一双无形的手按压得易柏面色苍白,大汗涔涔,古榕方才出了口恶气,缓缓住手。

得到发泄的古榕平静道:“就当你先前说的都是真的。如今行宫的守卫都被安平公主抽调去各处布施棚维持秩序,她身上的灵力也早已被聚灵阵调走,与普通人无异。”

“为何还不动手?”古榕问。

被树皮上巨大的双眸注视着,易柏冷汗涟涟。

他本体不过是一株凡界随处可见,再普通不过的凌风草,是他倚身生长的大树在漫长岁月中开了灵智,这才连带着它也启了灵。

他妖力低微,更无天赋可言,大树见他日日被践踏,生了怜惜之心,这才与他签了树族的栖宿契约。大树以自身灵力哺育他,助他化形,再借他的眼与双腿,去看看自己未曾走过的这世间每一隅。

原本是双赢的事,却在大旱开始那一年一切都变了样。

大树在大旱中枯死,原本应该自行消散的契约,被古榕不知以何种秘法收束在了手中,将易柏变做自己的棋子,稍有不满便以秘法控制折磨他。

古榕见易柏低头不语,又换了副面孔,放缓声音劝慰:“我应承过你,只要杀了安平公主,结束干旱,换我树族一线生机,我便立时将契约毁去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要自由么?”古榕诱惑着他。

“自由?”易柏冷笑起来,“难道自由非得用一个无辜女子的性命来换,这算哪门子的自由?!”

古榕的树皮几乎都要皱成一团,多么冥顽不灵的傻子!

“无辜?安平可不无辜。她是荧惑灾星!是三年大旱的起源!因她的存在多少无辜百姓丧了命,多少树族未启灵智,便干枯衰败——他们甚至连睁眼看一看这个世界都做不到!”

“你和我说她无辜?”

易柏胸膛起伏不定,怒道:“荧惑灾星,人人都说她是灾星,唯有真正受灾的难民当她是救苦救难的神仙。唯有她在真真切切的救人,当真可笑。”

古榕笑了:“灾民无知,只被眼前的蝇头小利欺骗也就罢了,你与她相处三年,三年间无数次将她除掉的机会,你都无视,如今竟还愈发沦陷,谁敢说这女子不是灾星?!”

易柏闭了闭眼,似是下定决心,终于妥协道:“别演了。你别动洛云暮,我去帮你杀她那师兄。”

“你不就是想要吸食她的金丹助你化形吗?她那师兄可是元婴境界,若是碎裂,你能聚起更多灵力,不比洛云暮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更好?”易柏冷声道。

他厌恶地移开眼,不去看密密麻麻的树上眼:“说什么为了树族,当真如此吗?还不是为了一己私欲!”

古榕初初一愣,随即放声大笑起来:“好好好!我还当你是个傻子,原来也不全是。”

“竟能看穿我真正的布局,也算你有几分脑子。”古榕狂妄地笑着,话音陡然一转,“可我为何要应承你不动洛云暮?”

“聚灵阵还能坚持不过三日,届时洛云暮恢复了灵力,自然要找上门来为她师兄报仇,我何苦为自己留下一个劲敌。”

“洛云暮的金丹我要了,她师兄的修为也别想留住。”

“你!”易柏恨道,“我不会动洛云暮的,你若执意如此,那便等着三日后聚灵阵自行消散吧!你现下便可以动手杀了我。”

古榕好似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,笑得树干都在抖动,枯叶扑簌簌落下。

“到底是年轻。多无力的威胁啊,连喜欢的人都护不住,我若是被你喜欢的女子,也只觉得晦气。”古榕轻蔑道。

“指望你能成什么事?古香此时应该已经进了行宫罢……最多还有几个时辰,我便能从这无尽的土腥气中离开,我便能生出双腿,我便能自由地走在世间了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你派了古香?!”易柏一惊,“那我只好先毁了你这聚灵阵了!”

他身形消散,点点绿光漂浮在空中,朝着聚灵阵掠去。可惜他妖力实在低微,只求能以己身灵.肉消亡瞬间的波动将聚灵阵炸毁,除此外别无他法!

“竖子尔敢!”古榕怒目圆睁,数条枯藤自林间深处急速涌出,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树墙,将绿光死死隔绝于阵外。

易柏硬闯不得,反倒被愈发收紧的枯藤缠住,无奈之下显现出人形。

越勒越紧的枯藤缠到他的脖颈之间,勒得他面红耳赤,青筋暴起,几乎要在窒息的边缘徘徊。

古榕冷笑着收紧枯藤:“既是无用的棋子,那便可以死了。”

“要他死,你问过我师姐了吗!”少女灵动的声音穿透枯林而来。

伴随着声音响起的,还有在林间处处炸开的火光。

“谁!!”古榕又怒又急,“谁人胆敢在树族放火!”

“烧的就是你这个老不死的。放心吧,你的子子孙孙我不会动的,但你和那个什么阵,今天必须死!”

宁知站在银狼背上,长长的黑发随着银狼起跳的幅度飞舞,宛如从天而降的女战神一般,英姿飒爽。

……如果女战神没有一边啃鸡腿,一边忙着到处喷火的话,可能会更帅气一点。

易柏眼睛一亮,艰难从嗓子里挤出几个音节:“去……救……她……。”

温故自银狼背上一跃而下,手中剑直刺易柏,冷芒闪过,在古榕吃痛的惊呼声中,枯藤便节节碎落在地。

易柏从空中坠落在地,狼狈地咳嗽起来,骤然呼吸到空气,被刺激得眼泪鼻涕乱飙。

“咦呃。”温故一脸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剑,一副生怕被易柏玷污了的样子。

易柏顾不上这些,指着聚灵阵道:“快,毁了聚灵石。”

“还用你说!”温故挥剑上前。

古榕又抽调枯藤来与他缠斗,温故将剑舞得密不透风,虽不至于被缠住,一时却也拿这些枯藤无可奈何。

“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,便能阻挠我吗?我身后可是树族千千万万的树藤!只要将你拖住,杀了你师姐师兄,我便赢了!!!”古榕声音愈发狂傲。

“谁说他是一己之力的!”宁知站在银狼背上,不住地狂炫鸡腿。

“嗷!”银狼也随之仰天长啸了一声,“这棵老不死的树,竟然比本少主还狂,弄他!”

“他的背后,可是我大琉月宗!”

鸡腿肉塞了宁知满腮帮子,她只觉体内灵气倍增,使不完的灵力想要发泄出去。

宁知将骨头一甩,鸡腿上的肉囫囵一吞,只见宁知身后顿时生出一双巨大无比的金翼!金翼边上泛着丝丝缕缕的红光,带着能灼烧万物的力量,托着宁知在空中停滞。

宁知双手对着古榕,大喝一声:“给我烧!”

古榕冷笑道:“一个筑基期的

【当前章节不完整】

【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!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     [ 停更举报 ]
猜你喜欢
小说推荐
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,不以盈利为目的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